正文 人生若初见 044 你没发烧吧?

题书网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侯门惊梦正文 人生若初见 044 你没发烧吧?
(题书网http://www.tishu.com)    香怜整个人愣在原地,等到宫中的嬷嬷屁滚尿流的逃走后,才反应过来“王妃,你真是太霸道了,就是应该这样对付这群狗眼看人低的狗奴才!”

    “香怜,你可是我从云王府带来的,这里除了我,任何人都不能欺负你,就算是宫雪衣,也不能,谁要是敢欺负你,你给我狠狠的打回去,出了任何事情,由你家郡主我一力承担,天王老子都都给他拍地里去。”云破晓大咧咧的在桌边坐下“睡了一天,饿死我了。”

    “王妃,那些不能吃!”香怜抢过云破晓手中的筷子“都是生的,吃不得,你先忍忍,奴婢去厨房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

    云破晓看着一桌子吃的却吃不得,瞬间觉得苦大仇深,宫雪衣,小爷亏大了!

    这时候,宫雪衣推开门,整个人倚靠在门口,似笑非笑的看着云破晓“睡醒了?”

    云破晓瘪瘪嘴,可怜兮兮的看向宫雪衣“有吃的没?我都快饿死了!”

    “就知道你醒了会肚子饿。”宫雪衣拍拍手,侍女鱼贯而入,将桌上半生不熟的食物撤下去,摆放上热气腾腾的吃食,云破晓眼睛一亮,对着宫雪衣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所有的不满都不翼而飞,夺过香怜手中的筷子,就开始大快朵颐。

    宫雪衣挥挥手,示意香怜下去,自己则是陪在云破晓身边,帮她夹菜倒酒,偶尔还夹一块肉喂给在一旁可怜兮兮望着的火羽,表情甚是安静,仿佛很是享受这样的日子。

    “今天一天,饿坏了吧。”

    “嗯嗯嗯”云破晓一边模糊不清的回答,一边点头。

    “宾客已经散了,慢慢吃,没人跟你抢。”宫雪衣温柔无比的开口。

    云破晓瞬间打了个寒颤,转过头看着笑得如沐春风的宫雪衣,将口中的食物吞下去“宫雪衣,你没发烧吧!”

    宫雪衣不明白的看着云破晓,哪知云破晓突然将她的额头抵在他的额头,瞬间宫雪衣的脸上爬上了一丝绯红,一丝喜悦在心底浮起,只是尚未表现出来,又被云破晓的话掐死在萌芽状态中。

    “没发烧啊,怎么在这里发神经!”

    宫雪衣的眼角使劲的抽搐着,火羽偷了个鸡腿躲在角落幸灾乐祸的笑,我家无良主子对于情爱就是个白痴,一直以为跟你是交易,你就是把真心刨出来放她面前,她也只会赞叹一句,哇,演技真好,小爷自愧不如!

    吃饱喝足,云破晓满意的打了个饱嗝,将鞋子一踢,整个人就朝着床上扑去,吃饱喝足就该睡觉了,只是似乎有什么不对劲,抬头看着依然在房间中的宫雪衣,挑眉“你还不走?”

    宫雪衣随意的在椅子上坐下“不知道爱妃要本王去哪里啊,这里是本王的房间。”

    “从今天起,是我的了,你另外找个房间睡。”云破晓拉过被子盖上“出门的时候,被忘了把门带上。”

    宫雪衣看着彻底被忽略的自己,不乐意的,闪身就来到床边,推了推云破晓“大婚之夜,你让本王睡外面,也不怕别人找你麻烦,睡进去点,本王今晚就睡这。”

    一片黑影朝着脑袋而来,宫雪衣警钟大响,身子快速的飘开,云破晓手中的木屐砸空,砸在床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宫雪衣险险的呼出一口气“洞房之夜,你带着木屐做什么?”

    云破晓把玩着手中的木屐“自然是打色狼!”

    “我是你的相公!”

    “演戏而已,你还当真了!”云破晓干脆的盘起腿,用木屐指着宫雪衣道,张狂无比“要么自己乖乖滚出去找个地方睡,要么小爷把你拍晕了扔出去,你自己选择吧!”

    宫雪衣狞笑一声“晓晓,若是我两条都不选呢!”

    “那咱们比划比划一下?”云破晓笑得很邪魅,宫雪衣撸了撸袖子“好啊,比划一下,你输了,我今天就睡这里,你赢了,我就乖乖出去。”

    “成交!”

    嘭的一声,桌子被掀翻,杯碗茶盏碎了一地。

    哗啦一声,似有什么东西被扫到了地上。

    撕拉一声,似乎是什么布料被撕破了。

    嘎吱嘎吱,摇床声传出来,战场似乎又转移回了床上。

    “开始了!”陆言等人在外听墙角,屋中打得热火朝天,屋外听得幸灾乐祸“来来来,买定离手,此次大战,是王妃赢还是王爷赢!”

    “我买晓晓表妹赢!”云弋痕毫不犹豫的掏出一张银票拍在陆言的手上“晓晓表妹屡战屡胜,从无败绩,今晚也一样!”

    钟离捏着银票迟疑着,买王妃赢吧,似乎有些对不起王爷,买王爷赢吧,又似乎对不起自己,衡量再三,钟离将银票塞在陆言的右手中“买王妃赢!”

    “香怜姑娘,你呢?”陆言笑眯眯的看向香怜。

    香怜摸出十两银子“奴婢只有十两银子,自然是买我家主子赢了,卖主求荣的事情,奴婢做不来。”

    陆言和钟离的脸色变了变,这妮子嘴巴一点都不饶人,估计也就只有王妃受得了她!

    “吱吱吱”火羽从窗户中跳出来,将偷来的鸡腿放在陆言的右手中,意思很明显,买我家无良主子赢。

    “司徒世子,你买谁赢?”陆言目光灼灼的看向司徒绝。

    司徒绝想了想,买了宫雪衣“我买王爷赢。”

    “好叻,买定离手,王爷待会要是被拍晕了扔出来,就是王妃赢,要是王爷没出来,就是王爷赢!”

    屋中摇床声大振,时而伴随着宫雪衣的闷哼声与云破晓时不时传出一两声嘶嘶抽气的声音,似乎异常的和谐。

    “你们说,屋中到底谁上谁下啊?”

    “王爷威武,这方面肯定在上!”

    “我看不简单,表妹剽悍,早压过他一次了!我看是表妹在上。”

    “我也觉得应该是王妃在上。”陆言犹疑着开口。

    “不见得吧,王爷在这方面应该还是当仁不让的。”司徒绝肯定的说道。

    突然屋中一声巨响,汹涌的劲风直接将屋中的烛火吹灭,将门窗给吹开,众人往屋中一看,人间地狱啊,杯碗茶盏碎了一地,桂圆枣子满地打滚,桌子板凳七倒八歪,轻纱横幔在梁上飞舞,

    “哇,真够激烈的啊!”众人感叹。

    众人的感叹声刚落下,偌大的喜床突然塌了,而云破晓和宫雪衣在塌陷中依然纠缠,黑暗之中,看不清两人到底有没有穿衣服,不过却是清晰的看出云破晓骑在宫雪衣的身上,宫雪衣被压在下面!外面众人奸笑连连,就知道被压的一定是宫雪衣!

    房内两人齐刷刷的回头,异口同声朝着众人怒吼。

    “滚出去!”

    “找死啊!”

    云弋痕立马转身就溜“我什么都没有看到,雪衣,表妹你们继续,继续啊。”

    君言君语快速的跟上,好似后面有鬼在追一般。

    司徒绝跟着追上去“皇上,微臣送您。”

    香怜早在第一时间就溜走了,门外就剩下陆言和钟离两人。

    “陆言,找张床过来。”

    准备跑路的陆言不得不把脚收回来,赶紧的点头附和,他不想在这个时候留下来啊,可是被叫住了,也没有办法啊。

    陆言泪流满面的带着人将隔壁房间的床搬了进来,顶着两人欲求不满的杀人目光,带人将地狱一般的房间好一番收拾才恢复原样,最后弓着背逃也似的遁走,深怕走得晚了,会被欲求不满的两人用目光杀死。

    房间中,坐在喜床上的宫雪衣和云破晓阴测测的对视,半晌,宫雪衣败下阵来,转过头去,揉了揉疼痛的心口,这小妖精下手可真重,一点都不像个女人,虽然他喜欢这小妖精,可是有时候也不妨琢磨一下如何拿捏这小妖精!看来有必要解除一些封印,否则的话,身为一个男人,老被自己的女人压,传出去多没有面子!

    云破晓仿佛看穿宫雪衣在想什么一般,耸耸肩,阴测测的笑了两声“小样,你以为只有你在进步么,小爷要是打不过你,会答应进你的王府么!”

    宫雪衣一噎,云破晓挑挑眉,打个呵欠,倒床上睡觉,爱出去不出去,要是敢碰小爷,小爷阉了你!

    听着云破晓逐渐平缓的呼吸声,宫雪衣瞬间觉得武功比云破晓低成了一大硬伤,明明他都回中州好好的修炼了一番了,哪知几个月不见,这小妖精也进步神速,丝毫不比他差,甚至还略胜他一筹,看来他必须好好的将功夫提升一下才行,怎么也要能拿捏这小女人才行!把云破晓往里面推了推,宫雪衣和衣躺下,看着身边躺着的娇媚美人,心里极度的不平衡,你说,一个娇媚的美人躺在你身边,还是你喜欢的,今晚又是洞房花烛夜,他怎就这般的苦逼,碰不得,摸不得,打也打不过,估计这辈子都没有今晚这般憋屈!

    宫雪衣看着云破晓安睡的容颜,欲哭无泪,旁边躺着是他新娶的娘子,身段美好,凹凸有致,看得他激动得浑身的血液都在颤抖,偏偏不能作为,可是为毛不能作为,这可是他三媒六聘光明正大娶回来的王妃!

    想到光明正大,宫雪衣的脸瞬间苦逼的塌下来,这他妈还真不能算光明正大,这是骗过来的,要是这小女人知道自己的真正目的,就算用绑的,她也绝对不会进他的王府,想到这里,沸腾的血液瞬间冷了下来,却冷不了那颗激动的心,宫雪衣心里很明白,他今晚要是敢碰云破晓,云破晓明日一早起来,定当阉了他,那他以后的性福生活就成梦幻了,放长线钓大鱼的道理他是明白的!今日他就忍了,等到他日他成功攻城略地,开了荤,再变本加厉的讨回来!

    一字并肩王府外,一抹身影有些踉跄,看着已经熄了灯火的一字并肩王府苦笑“竟是来晚了吗?”题书网 http://www.ti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侯门惊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侯门惊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侯门惊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