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人生若初见 029 你要坑爹

题书网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侯门惊梦正文 人生若初见 029 你要坑爹
(题书网http://www.tishu.com)    步君彦从来没有像今日这般倒霉过,也从来没有像今日这般狼狈过,更加没有像今日这般无奈过,若是可以,就算饕餮被人揍死,他也绝对不要去认识那个披着人皮的凶兽!

    “步君彦,救命啊!”云破晓哭爹喊娘的朝着步君彦冲来,步君彦看着云破晓身后如排山倒海般压倒树木的黑地莽,狼狈的吞了吞口水。

    “白痴,你做了什么!”

    “嘿嘿,快看,快看,我抢了黑地莽的蛋!”云破晓边逃跑边献宝似的的掏出一枚硕大的蛋炫耀的对着步君彦晃了晃。

    步君彦脚步有些不稳,臭小子,你还真的去蛇口拔牙,你个大白痴,黑地莽那可是睚眦必报,阴险无比的凶兽,你个白痴,不管你了……

    一阵风过,步君彦只感觉到腥风扑面,云破晓已经冲过他,逃得无影无踪,步子一错,也飞快的逃蹿“晓,混蛋,快把蛋还给它!”

    云破晓冲在最前面,一脚将跟在她后面逃跑的饕餮给踹了回去“快去帮你家主人!”

    步君彦超级无语的看着自己的契约兽被人踹了出去,撞在黑地莽的头上,然后反弹了回来,而黑地莽竟然被这一撞,生生的退后了十来米,横扫了一大片的树木。

    “凶兽……”步君彦忍不住的吐出两个字。

    “步君彦快上,一鼓作气弄死它!”

    步君彦哦了一声,竟然真的冲上去了,冲上去了之后,才发觉不对劲,他脑子有病吧,人家让他冲,他就冲了,那不是什么普通的灵兽好不好,那是青木森林最凶猛的黑地莽啊,晓,你小子给我等着!

    步君彦冲上去,眼角的余光扫到一抹银色,快速的闪开,纵使他闪开得很及时,腹部也被划开了一道口子,虽然不深,却是疼得专心!目光看向划伤自己的东西,黑地莽竟然长角了!

    “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嘿嘿,步君彦,咱们这回赚到了,这黑地莽正在晋级,快要成半龙了,我要那只角!”云破晓快速的冲上去,一把抓住黑地莽的角,却被黑地莽一个甩头给甩了出去,撞断了数根大树之后没了动静。

    “晓……”步君彦刚要去营救,就看到云破晓从地上弹起来“畜生,该死的,小爷看中了你的角那是你荣幸,你竟然敢反抗,小爷一定要将你身上的最有一点价值都压榨干净,夺你的胆,剐你的皮,吃你的肉,你的骨头小爷也要让它变成药渣滓!”

    “强盗!”步君彦抽搐着吐出两个字,比强盗还要强盗,骨头都不放过!

    “吼!”黑地莽怒了,竟然舍弃步君彦朝着云破晓冲过去,云破晓一惊“步君彦快拦住它!”

    步君彦全身的肌肉都在抽搐,却也不得不和饕餮一块冲上去,拦住黑地莽,黑地莽是剧毒之物,喷出的毒液,连地面都被腐蚀得坑坑洼洼的,步君彦一身蓝衣成了破烂,饕餮的一身毛也被腐蚀得坑坑洼洼,云破晓一身红衣也成了破烂,两人一兽被黑地莽虐得浑身上下找不到一点好皮!

    “晓,把蛋还给人家,咱们快逃吧!”步君彦再一次被黑地莽扫飞之后,吐出一升鲜血,有气无力的开口。

    “蛋!早吃了!”云破晓怒目看向一旁躲着的雪羽“被那家伙给吃了!”

    “吃了……”步君彦吃人的目光看向雪羽,雪羽狼狈的吞了吞口水,往饕餮的身后躲了躲,味道不错!

    “我吃了你……唔唔……”云破晓将一把丹药塞进步君彦的嘴里“吃了给我继续上!”

    饕餮用无比羡慕的目光看着自家主人,太幸福了,竟然有那么多的丹药可以吃,它也很想吃!

    仿佛是听到饕餮的心声一般,云破晓转过头,对着饕餮邪恶的笑了“上,给我踩死那条小蛇,小爷我赏你两瓶雪羽吃的丹药!”

    “嗷嗷嗷!”饕餮怒了,冲出去了,步君彦艰难的将口中的无数丹药给咽下去,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他刚吃的丹药,可是他三个月的供给量了,心疼得不行啊!

    “步君彦,快上,干掉那条小蛇,小爷给你一百枚丹药!”云破晓豪气万丈的挥手,步君彦狼狈的咽了咽口水,冲上去了,一百枚丹药,一百枚丹药,一年的供给量了,拼了!

    云破晓阴险的笑笑,转动着手中的匕首,身形恍若鬼魅一般移动了过去,一刀又狠又准,直接刺瞎了黑地莽的一只眼睛。

    “吼!”黑地莽凄惨的嚎叫着的,撞开了饕餮与步君彦。

    云破晓翻身爬上黑地莽的脑袋“灵核,灵核在哪里?”

    步君彦满头黑线,被打得惨不忍睹,竟然还在记挂黑地莽的灵核,这小子的脑子到底是什么构造,不会是土匪本性吧!

    “七寸,黑地莽的灵核在内丹所在的位置。”步君彦挥动手中的长剑扑过去,只不过让他吃惊的是他的剑在黑地莽的身上只留下了一道划痕,连皮都没有伤到!

    云破晓眼睛一亮,翻转手中的匕首,利落的切入了黑地莽的七寸,黑地莽吃痛,疯狂的扭动起来,云破晓直接被甩了出去,不过刚落地,立马又弹了起来“靠,刺得太浅了!”

    步君彦嘴角急促的抽搐着,看了看云破晓手中的匕首,再看看自己的宝剑,瞬间觉得弱爆了,他的宝剑可是上品宝剑,却连黑地莽的皮都没有伤者,云破晓手中小小的一把匕首竟然如此的锋利,刺破了黑地莽的血肉,云破晓的身上到底有多少宝贝啊,真想抢了她!

    “步君彦发什么呆,给我上,抢了它的灵核,扒了他的蛇皮!”

    步君彦傻傻的再次冲了上去,饕餮为了两瓶丹药,也跟黑地莽拼杀起来,发狂的黑地莽更加的难以对付,云破晓却笑得一脸的阴险“哈哈哈,尽管的愤怒吧,你越愤怒,你血中的药效就越好,咩哈哈哈哈……”

    血中的药效……步君彦有种想扑上去掐死云破晓的冲动,死小子,你居然拿我们逼着黑地莽运动活跃它的血液!

    云破晓再次的扑了上去,步君彦也顾不得上怒了,反正上了这小子的贼当,半途退出,那就亏大发了!

    云破晓像是一头凶兽一般,扑上去,再次在黑地莽的七寸上补了一刀,下手极快,步君彦尚未来得及看清楚云破晓怎么下的手,就看到一抹彩光,云破晓追着那一抹彩光扑向步君彦。

    “啊……”步君彦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已经被云破晓扑到在地上了,身后传来重物轰然落地的声音,大地都跟着晃了三晃,云破晓捧着手中的灵核,笑得一脸的春风荡漾“哈哈哈,有了这灵核,我那便宜老爹的暗伤就没有问题啦!”

    “那个……”步君彦一张俊美的脸蛋红得跟猴子屁股一般,脑中只有一个念头,他被人压了,他被人压了,对方还是个少年,他堂堂圣殿圣子竟然被一个少年给压了!

    “吱吱吱”火羽跳到云破晓的肩膀上,一爪子拍在云破晓的脸上,指着地上的人。

    云破晓这才后知后觉的看到被她困住的步君彦:“步君彦,你看,我拿到黑地莽的灵核了!”

    “哦……”

    “你脸怎么那么红啊?”云破晓凑过去,认真的问道。

    “你……你……你赶紧起去……”步君彦气息不畅的开口,云破晓看了看两人的位置,尴尬的笑笑,赶紧的爬起来。

    “晓你……”

    “瓜分战果了!”不待步君彦反应过来,云破晓就朝着黑地莽扑去,挖胆,剥皮,利落无比,连一滴血都没有放过,土匪到令人发指,等到步君彦反应过来的时候,黑地莽已经成了火上的烤肉!

    “强盗!”

    “小黑狗,来,你的两瓶丹药!”云破晓很是大方的扔给饕餮两瓶丹药,饕餮立马狗腿的跑过去,那十足狗腿子的模样,让步君彦恨不得踩死它!

    “小步步,来来来,你要什么丹药?”云破晓掏出一大堆的瓶子,笑眯眯的问道。

    步君彦觉得自己头很晕,这小子是怎么把这么多瓶瓶罐罐放在身上的,难道她身上有空间储备物品?

    “喂喂喂,黑地莽的肉可以分给你,兽核、内胆和血我有用,不能给你,骨头我也要用来入药,我多给你两瓶丹药吧!”云破晓商量的问道。

    “哦。”步君彦连自己是怎么挑的丹药都不知道了,只是知道自己拿了一大堆的丹药!最后连黑地莽的肉是什么味道都不知道,就被云破晓给诓到了南国!

    “这小子就是一个坑!”终于反应过来的步君彦咬牙切齿,饕餮煞有介事的点点头,对,很坑,非常坑,主人有一大堆的丹药,为什么它只有两瓶,而小狐狸却可以随时吃,为什么她不是自己的主人,如果她是自己的主人,自己是不是也可以每天吃这么美味的丹药?

    “黑曜,那小子就是我的克星!”

    “哼哼”

    “看来你也赞同我说的话!”步君彦瞬间有种找到部队的感觉。

    云破晓看着两人傻愣愣的还在后面戳着“喂,小步步,干什么呢,快点!”

    “来了……”步君彦有气无力的回答到,若是让圣殿的长老看到自己这般狼狈的模样,不知道会不会惊讶得眼珠子都掉出来!

    “三长老,圣子到底什么时候才到,照理说,三天前就该到了,为何到现在都还没有到?”

    “这个……这个……我也不知道……”三长老汗颜的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圣子不来,我们根本没有正当的理由将那人带走。”大长老气得胡子一翘一翘的,圣子从来不会这般没有分寸,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个……”三长老抽风一般指着远方,大长老疑惑的看过去,当他看到三长老指的人时,瞬间凌乱无比,那个狼狈得跟个叫花子一样的少年真的是他们英俊潇洒风度翩翩的圣子殿下吗?不是吧,肯定不是!

    很显然步君彦也看到大长老和三长老了,眸子一转,竟然装作不认识两人,带着变成癞皮狗模样的饕餮大摇大摆的从大长老和三长老的身边过去了。

    大长老和三长老分别回头去看,见对方只是坦然的走过去,瞬间松了一口气“果然不是圣子,圣子那般注重形象怎么可能以那般邋遢狼狈的形象出现。”

    “就是,就是,那个人绝对不可能是圣子,只是长得有点像罢了。”

    “步君彦!”云破晓却在这个时候喊了出来。

    大长老和三长老瞬间抽风一般转过身,却没有看到步君彦的身影,连刚才长得很像的叫花子也不见了踪影。

    “三长老,你刚才有没有听到谁在叫圣子的名字?”

    “应该没有吧。”三长老很是不确信的说道。

    “那或许是我幻听了。”大长老松了一口气,继续转头望眼欲穿的看着城门口。

    “你干什么?”步君彦捂着云破晓的嘴将她拖到巷子里,直到大长老和三长老离开之后,才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

    “帮我一个忙!”云破晓两眼冒着兴奋的光芒,看得步君彦不寒而栗,这次又要他却对付什么?凶兽,还是猛兽?或者神兽?

    “不会又是黑地莽类型的凶兽吧?”

    “不是不是,只是一个人而已!”云破晓笑眯眯的开口“而且只是一个身有暗疾,弱不禁风的中年人而已。”

    “真的只是一个弱不禁风的中年人?”步君彦不大相信的问道。

    “嗯嗯嗯,你要相信我!”

    “是谁?”

    “我爹!”?

    “你要坑爹!”步君彦风中摇摆得跟个疯子似的,这小子是要逆天吗,竟然要他去暗算她爹?哪个倒霉透的家伙是她的爹啊,这是十八辈子没干过好事,才有个这样的儿子吧!题书网 http://www.ti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侯门惊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侯门惊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侯门惊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