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人生若初见 021 情敌上门

题书网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侯门惊梦正文 人生若初见 021 情敌上门
(题书网http://www.tishu.com)    皇宫之中,云弋痕正咬着笔杆子,看着堆着比人还高的奏折,欲哭无泪,本来打算偷偷懒,将奏折送到一字并肩王府,让雪衣代劳,哪知,这家伙一回来,直接命人给他送回来了,还说,若是明日他上朝,这些奏折他没有批阅完毕,自然要请皇叔出山,为他松松筋骨。

    想到自家皇叔,云弋痕就欲哭无泪,天天守着他问云破晓有没有消息,皇叔啊,你是南国手握重权的皇叔啊,你拿着兵权,不杀敌,不攘内,全部拿去找你女儿,你对得起我父皇的托付吗?你对得起我南国的大好男儿们吗?

    抬头看了看对面,宛若一座冰山矗立的云王爷,云弋痕擦擦眼角,继续奋战,若是明日早朝,没能把奏折批阅完毕,无论是皇叔还是雪衣都不会放过自己!

    “皇叔,这些奏折其实说的都是些小事,您没有必要守着朕批阅。”云弋痕笑得甚是谄媚的开口。

    云傲天看也不看他,冷冰冰的吐出几个字:“家法!”

    云傲天嘴巴一瘪,继续看,可是横看竖看,怎么看,都觉得这些字认识他,他不认识他们,其实他的心早就飞到一字并肩王府去了,听说雪衣带了一个貌若天仙的美人回府,听说那位美人,只要微微一笑,就能让人三魂七魄统统见鬼去,他一生阅人无数,还没有见过哪个美人,只凭一笑就能让天下人动容的,当然,宫雪衣那个怪胎除外!

    “皇叔,雪衣回来了。”

    “知道。”

    “听说,他带了一个美人回府。”

    “看奏折!”云傲天的声音宛若冰冻三尺,房间里的温度瞬间下降,冻得云弋痕牙齿直打架。

    “皇叔,朕想说……的是……雪衣能带回府的女人……只有……晓晓……”云弋痕的话刚说完,云傲天的身影就不见了,房间的温度瞬间回升,云弋痕搓了搓手臂,将手中的狼毫一扔,“君言君语,走,看好戏去!”

    一字并肩王府门口,女人成堆,幻朔被堵在一群女人身后,望门而不得入:“请让一让。”

    “让,让什么让,没看到大家都在排队啊!”

    幻朔眉梢跳动了一下:“我找人。”

    “来这里的都是来找人的!”女子头也不回的说道。

    幻朔站在原地,竟然有些不知所措,在他的认知中,女人应该都如云破晓一般,潇洒自如,落落大方,时而狡黠如狐,时而明亮如月,可这些女人给他的感觉,却是如狼似虎!

    “哟,这小哥长得倒是挺俊的啊!”有人终于发现了幻朔的存在。

    众美人回过头一看,瞬间有种眼前一新的感觉,尤其是幻朔的一双眸子,居然是绿色的,那样纯粹的绿色,好似绿宝石一般熠熠生辉,让人一看,便沉沦其中,再也无法自拔。

    幻朔修长的桃花眼闪烁了一下:“麻烦让一下路。”

    众美人恍若着魔一般,纷纷让开道,让幻朔过去,直到幻朔越过他们,走到一字并肩王府门口,众人才醒过神来,吃惊的看着幻朔的背影,这个人什么时候到她们前面去了?

    “喂,一字并肩王府闭门谢客,你今天来的不是时候。”有人好心的提醒。

    幻朔转过身,对着提醒的女子点点头:“多谢姑娘提醒。”

    咝,四周响起此起彼伏的吸气声,如果说宫雪衣是如雪莲般高雅出尘,面前这人则是如绿玫瑰般纯真简朴,绿色的发,绿色的眸,绿色的衣,那一双绿色的眸子中更是洋溢着希望与力量,让人见之难忘。

    笛音响起,清新优雅,旋律舒缓优美,宛若泉水叮咚,令人心旷神怡,府外的美人都听的痴了。

    王府中,云破晓刚闭上双眼,就听到远方吹来缥缈的笛声,婉转动听,带着不知名的情愫,那袅袅的声音,恍若来自古老的国度,穿过悠悠的岁月,重重的阻碍,绮叠萦散,飘零流转,勾画出如诗如画的梦境……幻朔……云破晓猛的坐起来,耳边的笛音依然没有消失,不是在梦里,也不是在做梦,而是幻朔独有的笛声在远处吹响。

    风过,侍女只见门扇摇晃,屋中的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宫雪衣写字的手微微停顿:“谁在吹笛?”

    “回爷,是一名绿发绿眸美得妖异的男子,在咱们王府门口吹笛。”陆言双手抱胸,淡淡的开口。

    “可知是何人?”

    “是何人不知道,不过属下知道王妃听到笛声后冲出去了就是了。”陆言的话落,原本坐在桌案前的宫雪衣已经到了门口。

    “本王去看看。”

    一字并肩王府的大门突然打开了,众美人期待的看进去,看到的却是先前进入的绝美少女,只是此刻少女一双美眸不敢置信的看着吹笛的绿眸男子,迟迟没有说话,眸子中却是水雾迷蒙,看得众人的心忍不住一颤。

    笛声止,幻朔对着云破晓恍然一笑:“少主,我来了。”

    云破晓鼻子泛酸,突然间见到幻朔,竟然有种恍若隔世的错觉,不顾众美人诧异的目光,就那么扑进了幻朔的怀中,哭得稀里糊涂。

    宫雪衣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煽情的一幕,心似乎被什么扎了一下,疼得有些钻心,疼得他不知所措,就那么傻傻的看着相拥的两人,明明她离他那么近,明明触手可得,可他却觉得好遥远,好遥远。

    幻朔轻柔的拍着云破晓的背,妖异的容颜上是宠溺的笑容,那样的笑容刺痛了宫雪衣的眼,司徒绝一会看看宫雪衣,一会看看绿发美男,这是怎么回事?情敌找上门?宫雪衣这样的人,也能有情敌?他的情敌不是应该看到他就恨不得没有出生过吗?

    “那个,雪衣……”司徒绝眼睁睁的看着宫雪衣从他的面前走过,走向云破晓,伸手拍开幻朔的手,将云破晓拉入自己的怀中。

    围观的美人瞬间凌乱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妖异美男PK如仙王爷?为了一个女人,两大美男这是要大打出手的节奏?

    云破晓两只眼睛通红,抬头,怒:“宫雪衣,你干什么?”

    宫雪衣愣了愣,对啊,他在干什么?松手放开云破晓,目光看向幻朔,幻朔也毫不退缩的看着宫雪衣,两大美男,对视间,刀光剑影,杀气横飞。

    率先移开眼的是宫雪衣,当司徒绝以为宫雪衣是败下阵来的时候,哪知宫雪衣竟然小嘴一嘟,水眸一闪,声音委屈至极:“晓晓,他是谁啊?”

    罪过啊,罪过,这一幕看得司徒绝都觉得云破晓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一般,更何况外面这些宫雪衣的铁杆粉丝,那一个个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就等宫雪衣一声令下,便将云破晓拍回娘胎重造!

    “少主,此人是?”

    “来来来,幻朔,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南国一字并肩王,宫雪衣!”云破晓指着宫雪衣悄悄跟幻朔耳语,“长得像小白脸吧!”

    宫雪衣眸子深处闪过一抹危险的光芒,瞬间消逝,云破晓又对着宫雪衣笑呵呵的开口:“幻朔,我的人!”

    简单明了的五个字,宫雪衣瞬间笑靥如花:“既然是晓晓的人,那就是一家人,请。”

    “请。”

    “云王爷来了!”不知道是谁吼了一句,然后云破晓在一天之内,将京都两大绝景都看了,云王爷一出,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刚才还人满为患的一字并肩王府门口,瞬间只剩下他们几人,就连那瘸腿的癞皮狗,也一瘸一跳的逃走,速度比它四肢健全的时候还要快!

    “我去,传闻诚不欺我啊!”云破晓感叹万分的开口。

    幻朔挑了一下眉“当初您出门,不也这样吗?”

    云破晓狠狠的瞪了一眼幻朔,有你这么掀我老底的吗?更何况当初我出门,也没有这般夸张吧,最多就是鸡飞狗跳,鸡犬不宁!

    宫雪衣漂亮的丹凤眼微微闪烁,转眼间,远在百米之外的云王爷就已经到了众人的面前,目光却是死死的盯着云破晓的脸上,嘴唇颤抖了良久,也没有吐出一句话来。

    “皇叔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请皇叔恕罪。”宫雪衣得体的开口,将云傲天初见女儿的尴尬化去,贴心无比。

    云傲天僵硬的点点头,张了张嘴,还是说不出一句话,云破晓眨巴了下眼睛,笑得一脸的没心没肺,转身进去了,云傲天颓然的伸手想要叫住她,却无奈说不出一个挽留的字。

    幻朔对着云王爷行了一个礼,跟着云破晓进去,宫雪衣看了看把他的王府当成自己家的云破晓,嘴角扬起一抹得意的笑容,不过看到尾随的幻朔时,脸色又黑沉下来:“皇叔,来日方长,不必急在一时。”

    云傲天看着云破晓的身影消失,艰难的扯出一抹笑意,随即转身离去,走得干脆,走得潇洒,让宫雪衣有些愣然,这个整日找女儿的男人,在见到自己的女儿时,竟然就这么转身走了!

    “诶,来晚了,竟然没有看到好戏!”云弋痕迟来的声音响起,宫雪衣的眼皮跳了跳,他总觉得今天发生的事情,云弋痕知情,但是却没有告知他!

    “皇上,看来您很闲?”宫雪衣转身,露出一抹倾城倾国的笑容,芳华天下,瞬间晃花了云弋痕的眼睛。

    呸呸呸,看了多少次了,竟然还会被宫雪衣的笑容迷住,那是男人,男人,自己是喜欢美人,可喜欢的也是女人!

    “雪衣,今天有没有……有没有……”云弋痕搓着手,笑得一脸的淫一荡。

    “有没有什么?”

    “有没有人上门找麻烦?”云弋痕兴奋无比的开口!

    “呵呵!”宫雪衣又笑了,这次的笑容宛若春日朝阳,偏偏云弋痕听出一丝杀气,狼狈的吞了吞口水,“朕还有一大堆奏折没有批阅完,朕先回宫了!”

    “皇上,礼部尚书袁大人乃是三朝元老,她的女儿也是千里挑一,不如选个日子,送进宫吧!”宫雪衣轻柔的声音,吹进云弋痕的耳中。

    云弋痕脑海中瞬间出现一个长相粗鄙,举止粗俗的胖墩形象,转身扑向宫雪衣,惨叫:“不要……”

    嘭,云弋痕直接扑在了关闭的大门上,慢慢的滑落在地,随即爬起来,挠着门:“雪衣,我错了,我错了,你不要如此残忍啊,要是当皇帝必须娶那样的美人,我宁愿去当和尚,雪衣……”题书网 http://www.ti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侯门惊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侯门惊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侯门惊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